關於部落格
「亞森羅蘋從未智鬥福爾摩斯」一文歡迎標明連結後自由轉載。
  • 929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霧騎士(end)

「我沒有要你道歉呀!」

「不,我是真的該向妳道歉,對自己的身體狀況評價太高是戰士的大忌……是我拖累妳了。」

「呃……你知道就好。」我有點不知所措地躲著他認真的眼神。

「不過還真遺憾,沒能和那位先生道謝。」高里惋惜地開口:「說不定我和他可以成為好朋友呢。」

「是呀……」

「怎麼了,莉娜,妳還有什麼弄不懂的地方嗎?」

「是有一些……耶!你……你怎麼知道?」

「因為只要妳一露出那種『很餓卻又不知道該吃什麼』的表情的時候就表示有弄不懂的事啦。」

「你這傢伙!不過你說對了。」我用力抑制我的青筋。「我不懂伊恩為什麼要做霧森中的『墓園管理者』-」

「兩位是在談伊恩格雷布森林的事吧?」

服務生阿姨突然插入對談,邊說話邊把餐盤上的菜分給我們。

「對……」

「那問我就對了!我可是有別人沒有的情報喔!」她分完菜後,顯得有點得意地插腰望著我們。

「八成是什麼魔導器之類的吧!那些我可再也不想聽到了。」

「不是不是!是霧森的怪談-聽說那裡面住了個專門幫人收屍的人喔!」

耶?

我壓住內心的激動,使出必殺!澆冷水大法。「這種東西可信度太低了吧?」

「開玩笑!這可是從我的曾祖父那傳下來的耶!。他親口對我說在和他一同進森林探險的同伴一一死去之時一個老人出現,指引了他逃生的路並把死者的屍體帶走了-而經過我曾祖父的查證,那個人以前可能是駐守在此的『聖殿騎士團』的一員……兩位應該知道聖殿騎士團吧?」

「知道呀,就是由獻身宗教的騎士組成,直屬教廷的菁英部隊嗎!」高里蠻不在乎地回話。

「高里你居然會有這種常識呀!」我吃驚的望著他。

「我可是前傭兵耶……」

「那位騎士和他所保護的公主相愛。在他和公主私奔失敗後,公主被囚、騎士被驅逐出境。從此之後這裡的森林就被霧所圍繞了……照我曾祖父的推測:是那位公主的怨恨造成霧,而騎士為了消弭公主的罪所以進入森林來幫助-甚至埋葬-受困在霧中的人。這可能就是這森林被叫做『伊恩格雷布(IAN GRAVE)』的原因吧……說到這,不知道為什麼黃昏的時候霧森的霧突然消失了!村長還為此召開緊急村民大會……」

服務生阿姨的話越扯越遠了,雖然早知道澆冷水大法一定可以引她自動-更重要是免費-說出情報,不過喋喋不休的中年太太果然讓人受不了呀……

無法阻止的我只好隨意應和,和高里一起將注意力轉移到晚餐上。

 

「我不懂耶。莉娜,如果是兩百年前的鬼魂的話不是該是那種透明飄來飄去的東西嗎?」我們在離開餐廳前往宿屋之時,高里的發言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沉默。

    「嗯……他會實體化可能是因為磁場的嚴重錯亂使『人世』和『彼世』太過接近了吧,這讓牽掛著西芙的他能打破隔閡像我們一樣在森林中自由活動。」

  「但妳看到的是個年輕人不是嗎?」

  「這我不敢確定,但我猜是他自己這麼覺得吧-」我在泥土路上加快腳步,到確定高里只能看見我的背影後才停下。「他覺得……只有和她相愛的……那時的自己才有存在的價值。所以他的靈魂顯現的是年輕的他……」

  「原來是這樣呀……」高里若有所思地說完後,隨即陽光地開口:「他真的是個很勇敢的人呢。」

  「呀?」

  「能獨自活著面對這個最愛的人已經不存在的世界,並且把自己的生命全部……用在減輕愛人的罪上。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吧?跟他比起來那些為情自殺的人都像是不可原諒的膽小鬼了。」

  「說的對。那,高里。」

  「嗯?」

「要是你也碰到這樣的情況-就是你心愛的人死去了的情況,你會怎麼做?」

「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因……因為你也算是個男人,我想你應該比較能體會那種心情呀!」

「『也算是個男人』……」

「小事別這麼計較啦!」

「那莉娜妳會怎麼做?」

「我是在問你耶!」

「我想先聽聽莉娜的意見嘛。」

「這個嗎-」我伸了個懶腰。「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做出和路克一樣的事……也不知道有沒有和伊恩一樣過人的勇氣。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管如何,莉娜-」高里的腳步聲在我背後停歇。他的手輕輕地、輕輕地撫著我的頭。「我們所能擁有的只有現在不是嗎?」

「嗯,說的也是。」我低下頭,用手背擦掉眼眶和臉頰上的濕潤後轉向高里。「那──接下來我們就到基輔城去吃火鍋料理吧!」

  「耶?這、這麼突然-」

「什麼『突然』呀!這是早就內定好的不是嗎!」

「是喔?」

「唉-你這水母腦!總之,就在基輔城!我們從沒嘗過的美味料理正等著和我們相遇!沒錯!不管怎樣,把肚子填飽才是天下第一大事呀!」

「沒錯沒錯!而且-」高里微微一笑。「說不定還能碰到新夥伴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