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EVO LIFE!
關於部落格
「亞森羅蘋從未智鬥福爾摩斯」一文歡迎標明連結後自由轉載。
  • 925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霧騎士(4)

我的目光從伊恩游移到西芙,並因為我想到的可能性而大吃一驚。

西芙在聽見伊恩的叫聲後抬起了頭,不過眼神沒有轉向他,反而像在搜尋遙遠的地方,然後她垂下頭。過了幾秒她才轉向我們-同時,目光帶著憤怒和憎惡!

「我是-」她用和外表不相符,男女聲混合似的聲音說著:「這阿斯嘉特王國的西芙公主,所有進來這裡的人,全都是死刑-」

「是嗎?你其實是被召喚出來的魔族才對吧!在地上的魔法陣-」我施放出剛凝聚好的光明球「就是證據!」

光明球發揮效能後,一個大型以白線繪製的魔法陣出現在我們面前。複雜的圖型所顯示出的功能,毫無疑問的,是『召喚魔族』!

西芙-不,魔族沒有一點慌張的樣子,倒是浮現出輕蔑的神色。

「妳的本事不錯嗎!不過也僅此而已-正確的說我的確是西芙,因為早在兩百年前我就和她同化了!」

「什麼!」我驚訝不已,而身旁的伊恩默不作聲。

「這國家的國王是個蠢蛋,他用自己女兒的靈魂為代價召喚出我-魔族.梅菲斯特出來,要我讓他長生不老。我當然教他死了就永遠不會老和死啦!本來我還想殺了這女孩的,不過她有有趣的特殊能力-控制雲霧、磁場。再加上她的心正充滿我最愛的負面情感!我就這樣照單全收囉!再來就是把我的詛咒結合霧釋放出去-人死的好快好快!吃他們的負面情感真的好過癮呀!沒錯,你們兩個也快點……」魔族的眼神由狂妄變為傷慟,但嘴巴卻仍裂出殘忍的笑容-

「『和我一樣痛苦吧……』」

那古怪的表情,有著無限的憎惡……及悲傷。

就讓一切在此結束吧!

為了所有因此受苦的人!

為了高里!

我開始頌唱咒文。

「想得美!」魔族舉起手,四周的燐火集合成一道光槍向我襲來!

「喝!」

伊恩即時做出反應,斬妖劍一揮將光槍消滅。

「在上面!」伊恩抬頭大喊。

「閃烈槍!」

受到他的提醒,我的閃烈槍向上飛去並正中梅菲斯特!不過,它連痛都沒喊一聲,又釋出了大量燐光。

因為和人類同化所以不怕精神攻擊性魔法嗎?

那這個如何!

「獸王牙操彈!」帶狀的魔法光束經由我的意志控制攻擊梅菲斯特,但它身邊的燐火立刻攻擊光帶,光帶被引爆消失。

但這並不絕望,看準這時機,伊恩跳上去並揮舞手上的劍!梅菲斯特料到這點,倖存的燐火全朝他飛去。他被逼的改變劍勢,單手持劍阻擋從旁而來的燐火。燐火是擋住了,不過新的燐火又從梅菲斯特的手上出現,它把它們丟向伊恩!

碰!

伊恩和魔族之間發生爆炸,伊恩因為爆壓而跌落在地。而同時間,被炸的破爛的迴旋鏢也掉了下來。

丟出迴旋鏢讓燐火在攻擊到自己前爆發嗎?反應挺不賴的嗎!

「伊恩!掩護我!」

在他起身跑到我身邊後,我開始頌唱起『那個咒文』

「喔!看來妳還挺有本事嗎!」梅菲斯特的聲音開始著急,它身邊出現大量燐火光束,但它們都在刺穿我之前先被斬妖劍給消滅。

「可惡!可惡!」梅菲斯特大吼,一個比平常數倍大的光束逐漸形成。但是!我的咒文已經完成了!

「龍破斬!」

紅光將梅菲斯特和光束一同吞沒,在爆音結束後魔族的蹤影完全消失。

「結束了嗎?」伊恩問著。

「應該是。不過……」我望向牆的缺口,絕望的是霧沒有散去的跡象。「難道它不是詛咒的主因?」

「-它來了!」

伊恩突然大喊,他將我向旁一推!隨後燐火的爆風把他吹飛出去。

「伊恩!」

「沒事……」他掙扎著起身。看來在爆炸瞬間他順勢跳開減少了傷害。

「真糟,被發現了。」尾音上揚的諷刺語調,梅菲斯特從異空間走了出來。

被逃掉了!

「我要稍微認真一點了,不然被那招打到就真掛囉!」

它輕浮地笑著,又躲入了異空間。

會用瞬間移動的魔族嗎?這下麻煩了!

我腦中正計算下一步動作時-

「請您再用一次剛剛的咒文吧。」伊恩到我身邊小聲說著。

「呀?可是-」

「請放心用吧。對了,這個還給您吧。這樣的好劍壞了就可惜了。」

我接下他遞來的斬妖劍-難不成!

「伊恩!」

他不理會我的叫喚,堅定地走了出去並抽出腰上的長劍。

「一對一決勝負吧!魔族!」

「有趣。就玩玩吧。」梅菲斯特現身,右手聚起燐火形成刀身「反正先殺了你魔導士就不足為懼了。」

伊恩早就準備好了,他提起他的劍。「你是殺不了我的。」

「你太自傲了!人類!」

梅菲斯特衝向伊恩,手刀問答無用地砍向他。伊恩輕易的避開攻擊,雖然劍術優於梅菲斯特,沒有魔力的伊恩根本無法對它做有效的攻擊,幾乎只能不斷閃躲。

「去死吧!人類!」梅菲斯特四周出現燐火,它們直向為躲避攻擊而向後退卻的伊恩飛去!糟糕了!

我趕緊凝聚援救用的咒文,但伊恩的行動先我一步!

他不退反進,用持劍的右手接下燐火!然後在爆炸的煙霧中突進到梅菲斯特前方,左手抓住了它的手刀!不過,這機會多好都沒用了-

因為伊恩早在剛剛的爆炸中失去了他的右手。

「為你的愚蠢付出代價吧!」梅菲斯特大吼,它左手又出現刀身,直接刺入伊恩的心臟部位!

但之後,梅菲斯特從得意變成了驚訝。

因為,伊恩的傷口並沒有出血,反而散出了點點白光。

「你這傢伙難不成是-」     

「沒錯,我是個鬼魂。也就是說-我『早就已經死了』。」伊恩沉穩地說著。

我並沒有驚訝-因為既然伊恩認識兩百年前的西芙公主,也就表示伊恩他也是『兩百年前』的人了。

「妳還記得吧?」他溫柔地望著梅菲斯特……不,應該是在它體內的西芙。「在知道陛下要用妳獻祭的那晚,我帶著妳想逃出這個國家。但我們失敗了,我被趕出這理。而當我總算回來之時……一切都太遲了。所以我進入這森林-為了能陪伴著妳。妳應該知道才對,因為我和我們的初識地-白桔梗園都沒有受到詛咒呀!」

梅菲斯特的手刀消失了,身體像失去支柱般跌坐在地。

然後,『她』說話了-那有如銀鈴的聲音因為喜悅和悲傷而顫抖。

「你……來了……」

「對不起……公主。」伊恩跪下,將西芙緊抱入懷。

「您失責的騎士來遲了呀……」

原來……所謂的真相就是這樣嗎……

「接下來就拜託您了,莉娜小姐。」

「用不著這樣呀!你們不是好不容易才-」

「您也想救自己最愛的人對吧?」他微笑地說著:「這樣最好了。」

這……是他的期望。

也是我唯一可以為他倆做的事-

我吞下所有的哽咽和懦弱,全心全意頌唱咒文。

-黄昏よりも暗きもの
    血の流れよりも赤きもの
    時の流れに埋もれし
    偉大なる汝の名において
   我ここに闇に誓わん
   我等が前に立ちふさがりし
   全ての愚かなるものに
   我と汝が力もて 等しく滅びを与えん事を

龍破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