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EVO LIFE!
關於部落格
「亞森羅蘋從未智鬥福爾摩斯」一文歡迎標明連結後自由轉載。
  • 925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霧騎士(2)

「呼……呼……你這傢伙老叫我要減肥,其實最重的是你吧。」我喘著氣起身。現在只能賭賭看翔封界了!雖然沒有魔血玉增幅想再載一個人很勉強,而且就算飛得起來,在這樣的大霧中想找到正確的方向難如登天。不過,考慮這麼多也是沒用的。

我開始將精神集中在咒文上,而在完成的前一刻-

嗯?

突然的不祥預感驅使我跳離原本所在地,就在下一剎那,一道白影閃過我面前。我的視線本能地追了過去,手也隨著抽出腰上鑲有夜光效能寶石的短劍。

白影在約五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並且似乎注意到我的目光,『它』轉向了我。

靠著夜光寶石的功效,我總算看見了-

一匹純白皮毛的狼,甚至連眼睛都是全白的,長著異常的巨齒和巨爪;牠前腳向前彎著後腳,看似正準備第二次突襲。

偏偏在這種戰力不足……不,或許可說牠在等的就是這個時候吧。

我苦笑著,右手緊握短劍,左手則暗暗凝聚咒文。

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則高里可能會-

嗚!

右肩上不知為何傳來一陣刺痛!我轉過頭去,一隻體形較小的白狼的前爪和牙齒正嵌在我的肩甲上!溫熱而惡臭的鼻息直噴我臉。

我居然忘了。

狼是群居的動物呀!

我放棄咒文,用左手解開頸上的環扣然後用力一丟!把披風上的肩甲連著嵌在上面的狼一起丟了出去。但就在我手還沒收回的那一瞬間,剛剛的白狼再次衝了過來!毫無辦法的我只好賭上運氣丟出短劍-

  「嗚-」狼停下來發出低沉的嚎叫。

  「成功了嗎?」丟出短劍的我又陷入黑暗和霧中-老實說,這不是很好的狀況。狼的計謀使我現在兩手空空,而且像在印證『事態總會朝最不利情況發展』這一論點般,四周發出和白狼相應的嚎叫。

  原來牠們一直躲在附近呀……我再次苦笑,在視線不清的黑暗和伸手不見五指的霧裡,牠們的白皮毛是最佳的迷彩吧。敵暗我明的戰鬥對我方是壓倒性的不利……要是有野生直覺的高里在的話-嘖!我在做什麼!這種依賴性的想法只會讓我們死的更快!

  現在唯一的方法只有爭取空檔,帶著高里用翔封界逃脫!

  我抽出高里的斬妖劍防身,因為跑開的話沒有反抗能力的高里一定會第一個被咬死。但在肩膀受傷的情況下劍術能使出幾成還是未知數,而且疼痛更會降低使用咒文的效率……不過管不了這麼多了!

  我防衛著,口裡開始頌唱翔封界的咒文。

  狼嚎越來越明顯,也越來越接近。看來剛才的狼是首腦,牠看準不管我這次玩什麼把戲都無法將牠們一舉消滅這點,打算要圍攻了吧!既然如此就是速度決勝負了!

  我加緊地念著似乎永遠唸不完的咒文-

  耶?

  那是……什麼聲音?

  介於玻璃的破裂聲和鐵片相擊聲的,極為清脆的聲響傳入我耳中。同時奇蹟般地,狼群在發出被欺負的狗似的嗚嗚聲後,跟著雜亂的腳步聲逐漸遠離。

  就在塵埃落定之時,前方傳出點亮火把的滋滋聲,接著從光明映在霧上的輪廓中,一個男人走了出來-他的短髮灰白,身形卻像是年輕人;灰色的眼睛在雜亂的瀏海下仍不失明亮;臉從鼻子以下都被一個形狀怪異的面罩給覆蓋著,身著皮製的獵戶裝;腰上同時配有長劍、迴旋鏢和一個金屬片和金屬環所製,像鑰匙圈的東西-它大概就是造成那聲響的主因了。

  「你到底是誰呀?」我提劍示威,雖說是救命恩人,但可別忘了剛才他可是瞞著我和狼群的耳目走到如此接近,而且還能驅散狼群……從這些點看來:他不是一大助力就是難纏的敵人。

  他沒有回答,就像我不存在般,快速沉穩地走過我身邊,把高里給扶了起來。

  「從這向東一直走就可以離開。」他用因為隔著面罩而顯得低沉不清楚的聲音果決地說著。然後自顧自地走向另一方向。

  「你想帶他去哪裡!」我緊張地追上。

  男人似乎知道我緊跟著他,他停下腳步。

「這已經和妳無關了。」

「他可是我的同伴耶!」

「那又如何?」

這傢伙……簡直不可理喻!我努力壓抑接近臨界點的怒氣。

「那至少讓我跟去行嗎?」

這次他可回頭了,用著像看到什麼怪東西似的眼神看了我一下……

「可以,要是妳不覺得這是徒勞無功的話。」

說完,他快速地走入霧中。

「什麼跟什麼嗎!」我急忙撿回裝備後跑向火把光亮的所在地。沒多久我就追上了他。

「喂!剛才你用來趕走狼的是什麼東西呀?」對肩傷施下回復咒文後我開口對他說話。

「現在的女孩子都和妳一樣沒禮貌嗎?」

好……好想揍他……我的理性制止了快要揮出的右拳。我好聲好氣的說:「是,先生,請問您是如何趕走那些狼的呢?」

「妳就算是有禮貌地說話態度還是很虛偽。」

挑剔個屁呀-要不是他是恩人又扶著高里我一定!一定會肘擊他的太陽穴!

「我使用的是我自製的這個-把秘銀削成薄片後用鐵環串起做成的:『巴得爾之鈴』能用來對付那些-我不知道外面叫牠們什麼,不過我叫牠們『赫爾斯狼』-的原因是牠們特別厭惡秘銀撞擊聲,對牠們而言聽到這聲音就像人聽到指甲抓玻璃聲一樣難受。」

「聽你這麼說,『赫爾斯狼』和外面的狼不一樣?」

「牠的身體因霧而變異,這使牠成為森林裡唯一存活的動物,而牠的主食就是同類和-不知好歹闖進來的人類。」

他說這話的同時目光還飄到了我的身上……這混帳-

「好啦好啦!我是不知好歹!那你又如何?」

「我是……森林所認可的住民。」

「呀?……耶?這裡是……」我不覺停下了腳步。眼前是和森林完全不同的景緻:森林的招牌-霧在這不見蹤影,使得這裡雖然不甚明亮,但已不需要火把了;地面上長滿了盛開的白桔梗花。在不遠的前方有個簡陋的小屋,應該是那混小子的家吧。

目光一轉,一塊灰色的物體進入了我的視線。

石版?不對!那是-

  墓碑!

  「喂……」我要找那傢伙追問仔細之時,他已經把高里放在地上,拿著鏟子默默地鏟地。

  他該不會-一個可怕的猜測讓我的腳動了起來。

「你想把他埋了嗎!」我一邊吼著一邊跑到高里的身邊。「他明明沒死呀!」

拿著鏟子的人停下手邊的工作,正經地看著我。

「我只是在預先做準備,埋的話當然要等他斷氣。」

「你這是什麼意思!」

「他已經中了『霧毒』現在只能等死了。」

「『霧毒』?」

「這裡的霧是受詛咒的,只要吸入就會中毒。身體器官會漸漸失效,到最後連心臟都會停止……」

「是嗎?我又怎麼會沒事?」

「妳也一樣,只不過妳的身體比這個男人健康多了所以發作時間才會減緩。」

「那你呢?」

「我不是說過了-」他回頭鏟地。「我是『森林所認可的住民』。」

……看來是多說無益了。

「借用你的屋子!」我用手臂托著高里的腋下拉著他進到小屋中,並讓他平躺在一張單人床上。

「高里,再等我一下。」從旁拉了一個矮凳到床邊,我坐上它並開始頌唱『麗和淨』咒文。

咒文生效後,高里的眼皮動了一下,隨即睜開雙眼。

「莉娜……」

「高里!你沒事-」

「妳在那……我看不見妳……」

耶?

「你在說什麼呀!我在這裡,在你旁邊呀!」

「莉娜……莉娜……」他沒有回答我,只將手舉起……漫無目的的……抓著空氣。

高里……你該不會-

我咬緊牙根,努力地忍住喉嚨的嗚咽,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掌。

「莉娜……嗎?」似乎安心下來的語調,他的另一隻手緩緩探向我的手腕。

「脈搏……平穩……妳好像……沒事的樣子。」他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臉上卻還……掛著和平常一樣的笑容……然後他的聲音轉為劇烈的咳嗽,而伴隨著咳嗽的是大口大口的血,他的雙眼又闔上了。他的手……從我手上滑落-

「高里……」我全身發冷,顫抖的手緩緩探向他的鼻息-

還好。

只是暈過去而已。

我重新打起精神,再次頌唱『麗和淨』的咒文。

「沒有用的。」

「你說什麼!」我惡狠狠的瞪向靠在門邊的男人。

「霧毒不是毒素,是一種詛咒,勉強替他袪毒只會帶給他痛苦。」

我沉默地起身,拿著高里的劍向外走去。

「妳終於要放棄離開了嗎?」

「我要去打倒詛咒的源頭。」

「妳知道在那裡嗎?」

「不知道。」

他聽我這麼說,左手一伸擋住了門口。

「妳這樣簡直-」

「不管你說我愚蠢也好莽撞也好!我都不會放棄!我一定要救他!」

沒錯……我怎麼能放下他不管!我實在無法不去救那個……自己都瞎了聾了快死了,還在關心我的傻子……

  「就算是他已經等同於屍體,而妳的下場可能是死在森林裡也一樣?」

  「對!」

  他意味深長地看著我,然後把手收回讓出路。我毫不客氣地跑了出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